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大骗子郭文贵把“民运”搅得稀巴烂(图 (2525字, 点击: 187) a77976 2018-02-08 02:32:30




编者按:民运28年,遭遇生死劫。曾经,海内外尽管许多人对民运不以为然,认为成不了什么事,也有一些人对民运不同程度地持支持态度,并对其未来抱有期待。但是,郭文贵来了,一个无赖,却让民运的形象轰然崩塌,内部四分五裂,各种丑陋和不堪无处藏身。整个华人社会开始对民运失去信心。连一个郭文贵都对付不了,还想与一个日渐强大的国家为敌?庆父不死,鲁难未已。28年民运,就这样任由郭文贵羞辱?郭文贵之后,还有民运吗?民运的出路在哪里?


大骗子郭文贵把“民运”搅得稀巴烂
季宗伯

2017年海外华人网络世界最重大的事件,无疑当属郭文贵事件。逃亡美国富商郭文贵可谓大起大落,经历了过山车式的迅速蹿红和没落,演绎了一场由“人气”爆棚走向“破灭”的闹剧。

郭文贵初到美国,自觉找不到靠山,先是跟邪教法轮功勾勾搭搭,搞出一个配合法轮功“活摘”谣言的演出,随后又向民运人士频送秋波,给予资金支持,寻找站台者和合作伙伴,先后吹捧唐柏桥、西诺、何频等等,之后又纷纷反目。而民运内部,则被郭文贵冲得七零八落,骂得体无完肤。





很多人感叹没有想到,但我认为,这是必然。为什么?

先从郭文贵的角度谈。郭骗子从没有宽容过任何敢于挑战他的人,无论之前有多么支持。从当初博讯对他的负面报道开始,老郭打击对手就从未手软过。民运人士对郭文贵的批评、提醒、规劝,换来的自然是这个流氓无赖的翻脸无情和疯狂报复。

再从民运人士的角度看,他们与郭文贵,本来就是两路人。

我一直有一种看法,89一代的民运人是一场悲剧。他们一生为政治而活,却一生根本没有接触到真正的政治。八十年代的大学生,说是天之骄子一点不为过。那一代大学生留在国内的,现在无论是在政界、学界、商界,都是翘楚。包括曾在民运圈急流勇退者,如李录,几近成为巴菲特的接班人。

但对于徘徊在民运圈的流亡者来说,他人生的辉煌在28年前到达顶点,然后就只剩一路下滑了。离国多年与国内社会渐行渐远,上不达天庭,下不接地气。在美国,除了少数像杨建利这样打通美国上层社会的人,大部分人是物质生活贫瘠,精神世界悲苦,内部山头林立互相攻讦。

抛开政治正确与否,一个事实是,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没有进入上层社会的人,无论他多么热衷于政治,也和路边下棋大爷或是出租车司机一样,并不具有实质上的政治影响力(在美国,他们可能连本地议员都不认识)。网络下,这群人在美国社会的存在感,比法轮功还要弱得多。

一群曾经的精英,却生活在了社会边缘,这就是一场悲剧。但他们一直期待一个机会能施展自己的满腹经纶——不出十年,他们就将白发苍苍,退出历史舞台。对于一些所谓坚持“中国民主”策略的人来讲,他们也想抓住一切机会,证明自己的存在。




这时候,郭文贵横空出世,但他并不是这群人应该等的人。

郭文贵没读过书。对于民运人而言,最理想的状态是他们以诸葛亮一类军师甚至帝师身份出现,而郭文贵是言听计从的刘备,或是能打能拼的猛张飞。郭文贵有料,民运人出谋划策。一群清华北大哥大哈佛的博士,指挥一个没读过书有勇无谋的莽汉,这是最理想的搭配。

但这不是瞎扯淡么?郭文贵除了没读过书外,更是从官场商场江湖多年混出来的,他凭什么被这群活在社会边缘,养活自己都困难的人指挥?好为人师,民运犯了大忌。而对于民运人,暮年将近,怎么可能甘于充当绿叶只是摇旗呐喊?

对于郭文贵,他做的一切,是任何一个商人或者政客都会做的事情,就像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开除了班农,他并不需要一个自以为聪明,对自己指手画脚的军师。郭文贵也不会容忍任何动摇自己布局的异议,所以有了十万美元征集其谎言线索这样的事情——重点在于威慑,不允许出下一个夏业良、唐柏桥、李洪宽。他只需要一群像郭宝胜、赵岩这样替他敲锣打鼓的人即可。

然而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实是,爆料不可能引发任何民运人士想象中的街头革命。爆料只是郭文贵为了达到“保命保钱报仇”的一个套路。




而问题更核心的地方却在于,郭文贵根本没“料”。

当前,固然有郭宝胜这样为了“名”(借郭文贵炒作自己)“利”(收了郭文贵N万美元)的无耻之徒为郭文贵奔走呼号,但还是有部分人看清了郭文贵的真面目,耻与为伍。

博讯网的张杰,明确在博讯热点中表示自己反郭文贵。他反对的第一个理由是,“至今为止,郭文贵爆的料几乎没有能让我认可的。姜维平先生一直认为一半真一半假,而我认为基本都是不真实的。”

第二个理由更加充分,“第二,郭文贵对自己的过去没有忏悔。我曾在国有银行工作了23年,也在国内做过多年律师,我见到太多像郭文贵这样的所谓成功商人,我知道他们的原罪,所以我不相信郭文贵的财富是纯洁的。随着曲龙的获释,郭文贵联手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前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和中纪委孟会青强占郑介甫和谢建升天津华泰股份公司股份的事实已经无可争议。而对此事件的客观报道也就是郭文贵污蔑博讯的主要缘由。”非常明确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也指出了郭文贵的肮脏之处。




滕彪也专门撰文,认为“郭文贵迄今为止的各种爆料,真实成分十分有限,绝大多数无法证实或已被证伪,成为笑料。”刘刚、西诺在自己的推文里多次表示自己举报郭文贵在twitter和youtube侵犯隐私,侮辱他人,支持三大网络社交平台对郭文贵禁言。甚至于韦石、西诺将郭文贵起诉到了曼哈顿高级法院。

但民运人始终高估了自己,就像他们始终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政治影响力一般。像李洪宽挂在嘴边的三千县委书记一样,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一套治国方案——这些千奇百怪的治国方案,你在北京任何一个出租司机或是下棋大爷口中也能听到。

这世上最可悲的事情是,你以为自己捡了个夜明珠,擦了擦才发现是个驴粪蛋。更可气的是,还沾了一手臭。

我尊重民运人,但他们28年前的选择,历史已证明蠢了一次,28年后,他们对郭文贵从起初的欣喜若狂到现在的束手无策,又蠢了第二次。

郭文贵这个“搅屎棍”,不但扰乱了民运的心智,还成功地把他们彻底挤下了历史的舞台——这简直比消灭了民运还残忍。


阅读次数: 187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18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