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无所不在的中共监控巨网 任何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 (2952字, 点击: 67) 清迈 2021-05-31 19:22:06


【希望之声2021年6月1日】(本台记者紫静综合报导)中共对全中国民众的监控无处不在。一位电信科长曾披露了电话监控的内幕:“……做完系统后,都在一条线上,就像一个个微信群一样,尽在眼底,只要你打电话,这条线上立即有灯闪,同时有短讯一样的响声:立即显示出你的名字和接电话人的名字,你在哪个地方,说了什么,上面看得一清二楚。”

电话监听只是中共对大陆法轮功学员的庞大监控系统的一小部分。


山西一个女警察说:“现在这个科技,只要弄谁,上网一调,就什么都知道了。手机、微信、QQ、银行卡,一查什么都知道。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和谁有联系,都能调出来。”

其实不止这些,现在“抖音”、“全民K歌”、“微视频”、“头条赚钱”,还有乘车、购物、办卡、买保险、领退休金、办证等等等等,都让注册、实名认证、刷脸等等,收集到的用户电话和住址被中共用来建立大数据。

何止是法轮功学员,其实所有在大陆的中国人,没有一个能够逃出这个无形魔爪庞大的监控网。

目前,中共的监控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声纹识别、人脸识别……手机是人们现代日常生活中几乎不离身的通讯工具,而手机监控则成了最普遍的监控手段之一。

据明慧网报导,从2000年开始,几乎所有在大陆派出所挂过号的法轮功学员的电话全部被监听。警察应用一种新式监控监听仪器,可任意监控监听任何一部手机、呼机和固定电话。

对法轮功学员的电话监听定位
据明慧网报导,2021年5月12日成都新都区国安有预谋地绑架了刘国华、谢世英、苏青华等9位法轮功学员及家人。此前,4月25日傍晚,成都市新都区法轮功学员黎云被绑架。

此前,新都区公安局、国安对他们已经进行了长期手机监控、定位等监视。

5月10日上午,苏州市国保和“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及当地派出所突击大抓捕,嵇勇、潘宁等13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2名法轮功学员失踪。参与实施非法抓捕的便衣说:“我们已经监视、跟踪你们七、八个月了,收集了很多‘证据’。”

据明慧网2019年9月28日报导,一位北京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非法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几名法轮功学员。他说,“警察是通过手机监控我们,这次遭绑架应该和使用手机有关。”

在派出所时,警察还对他说:“早晨四点你们就起来炼功了。”

据明慧网2021年4月19日报导,一位大陆法轮功学员披露,他们当地派出所的一位明白真相的警察曾私下对她说:他们通过常年监听一些老年学员的手机,摸清了当地资料点在哪儿、都有谁在做资料、什么时间人到齐碰头开会等;甚至连学员什么时候出去、什么时候在家都摸得清清楚楚。

这个警察说:“抓你们,一抓一个准。”

辽宁锦州市公安局第六大队(技术侦察)大队长蔡玉莉,多年来利用技术侦察手段对法轮功学员的网络、电话监听定位,锦州市几年来发生的几起大规模对法轮功学员的集体绑架案中,都是蔡玉莉对法轮功学员的电话监听定位,然后实施绑架的。

以上列举的案例只不过是无数案例中的冰山一角。

哪怕小声耳语,也能被放大听见
因手机监控成本低,获取信息量大,易于操控,又不易察觉,中共不仅加强了对手机的监控,也不断投入技术和人力。


据明慧网2018年12月7日报导,一位大陆法轮功学和与她有联系的几位学员同时被绑架。这位学员尽管经常换手机号,甚至同时使用好几个手机号,都不能避免手机的被监听监控。

国保通过监控掌握了很多事情,包括这位学员参加小组学法(阅读法轮功指导修炼的著作)、小组其他学员的情况等等。据国保警察讲:“在手机旁边,哪怕你们非常地小声耳语,都能通过仪器设备将声音放大无数倍后,清晰听见。”

一位大陆法轮功学员投书明慧网,讲述了他遭遇的手机远程监控情况。他说,“一次手机在裤子兜里,感觉手机很热。拿出来一看,手电筒打开了,手机屏保已经换了,wifi、蓝牙、移动数据、无线上网等等所有应该自己手动操作的,都给打开了。”

明慧网2020年10月6日报导,疫情期间,一位法轮功学员单位的人到公安局网络监控中心去查找他的行踪。“公安局的人告诉说,只要用手机就能监控记录,记录里就有手机运行的行动轨迹,也就是手机使用者到过哪些地方,清清楚楚。这说明手机监控技术是很发达的。”

早在2006年,中共报纸就宣称:已经研制出一种通讯语音识别系统,通过该系统可以识别出通话人的身份。

中共公安的“电话监听网”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建立了“电话监听网”。在中共监控名单上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的手机几乎全处于监控之中。中共对手机的监听是多方面的,包括语音窃听、环境监听和定位跟踪等,随时随地、全方位地收集信息。

明慧网披露,在中国主要有电信、网通、移动、联通、铁通几大运营商,每个运营商的交换机都会有一个特殊的接口——“警用接口”,这个接口是无偿提供给公安、军队系统的,主要的作用就是对电话的监控。通常公安部门会通过这个接口连接一些监控设备,这些设备的监控终端都可以放在公安局内部,可随时进行监控。

把几个运营商的交换机通过“警用接口”接入,通过广域网连接到公安局内部的中心站,就形成了一个大范围的“监听网”,通常对每个交换机,可同时“监听”1,000个左右用户(在一个城市根据城市大小有时会有几个或者几十个交换机),目前公安局还在要求运营商扩容“警用接口”,增加同时“监听”的用户数。

一位电信科长披露内幕说:“公安和国安都和我们电信有业务联系,让我们在技术上给做监控系统,他们提供名单:哪些人是炼法轮功的,他们家人的名字,每个家人和炼法轮功人的隶属关系,还有,哪些人是经常联系的亲戚。做完系统后,都在一条线上,就像一个个微信群一样,尽在眼底,只要你打电话,这条线上立即有灯闪,同时有短讯一样的响声:立即显示出你的名字和接电话人的名字,你在哪个地方,说了什么,上面看得一清二楚。”

据公安内部可靠消息说,中共搭建起了市、县、乡三级司法E通定位管理平台,且平台终端延伸到手机。

任何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
电话监听只是中共对大陆法轮功学员的庞大监控系统的一小部分。


明慧网2021年5月21日报导,山西一个女警察说:“现在这个科技,只要弄谁,上网一调,就什么都知道了。手机、微信、QQ、银行卡,一查什么都知道。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和谁有联系,都能调出来。”

报导说,其实不止是这些,现在“抖音”、“全民K歌”、“微视频”、“头条赚钱”,还有乘车、购物、办卡、买保险、领退休金、办证等等等等,都让注册、实名认证、刷脸等等,收集到的用户电话和住址被用来建立大数据。

法轮功学员的几个大的数据库最早是由公安部负责的“金盾工程”建立。

“金盾工程”(官方名称是“公安工作信息化工程”)1998年开始启动,因第二年(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这项目用在当时整个公安系统最紧迫的事件——法轮功上。监控就是金盾工程和后来金盾工程发展的大情报系统的一些具体用途。

华为等中国高科技公司参与了“金盾工程”和后来其发展的大情报系统。在中国科技巨头的配合之下,中共监控成为一张巨网,覆盖整个中国,任何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

责任编辑:辛吉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11028



阅读次数: 67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