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红墙 秋浦   荣誉版主: 蓝精灵 老鬼                    未登录 登录                             

首贴:     • 百年党庆:从毛泽东76年前在延安窑洞的谎言看到现在 (3611字, 点击: 168) 2蔡平 2021-07-13 21:01:59


7月1日,中共的“百年党庆”,实际情况是连日期都记错了。

说是1921年成立的,其实是前一年,由苏联控制的共产国际,通过陈独秀和李大钊筹建的。1921年7月23日到7月30日在上海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遇突发事件转移到浙江嘉兴南湖的一条游船上继续进行。这还是后来从陈公博(广州代表)留学美国的毕业论文中查证得来的。


纪念日,或许你觉得,究竟是哪一天也不是太重要。至于参加中共一大代表长沙小组的毛泽东,尤其是伴随着他一起的这个中国共产党,一直危害至今,就不能不说道说道了。

长话短说,中共在“打土豪、分田地”这个幌子下,建立了位于江西的中共苏维埃政权。之后,毛泽东经历了一系列的党内斗争,诸如摆脱了王明、博古等共产国际操控的代理人,清理了张国焘这位中共一大代表(北京小组)、红四方面军领导人等等,老毛最终掌握了大权。他在大后方发动的延安整风中,造成大量的冤假错案就发生在抗日战争时期。而在前方的林彪、彭德怀仅仅是伏击了自己防区的日军,也就是“平型关战役”和“百团大战”,就被老毛批的狗血淋头。毛认为他们过早地暴露了八路军的实力。

转眼到了抗日战争的后期,国军在正面战场已经胜利在望了。这时躲在陕北延安的中共首脑们,也准备下山“摘桃子”。社会上甚嚣尘上的是,国共两党组建联合政府?免不了双方都得做个姿态。那么,如何欺骗全国民众乃至国际(尤其是美国人)的呢?在延安窑洞里,毛泽东及其中共确实费了一番心思。

因为有一个所谓由多党派组成的民主人士的成员,希冀未来由三方共同执政,因此决定前往延安说服中共,也就有了下面这张照片面世。他们当中的一些对话,哪怕是经过了整整76年,到了“百年党庆”的今天,相信中共党员们看到了应该也会感到“面红耳赤”的吧。

如何欺骗民主人士?
1945年7月1日,毛泽东等到延安机场迎接来访的六名国民参政会参政员。从照片中看前排右起:毛泽东、黄炎培、褚辅成、章伯钧、冷遹 、傅斯年、左舜生、朱德、周恩来、王若飞。

1945年7月1日,毛泽东等到延安机场迎接来访的六名国民参政会参政员(网络图片)
1945年7月1日,毛泽东等到延安机场迎接来访的六名国民参政会参政员(网络图片)
这六人当中的三人,黄炎培、章伯钧、傅斯年,许多人比较熟悉,也与毛泽东有交集,下面分享他们的故事。

66岁的黄炎培当时并未看到延安的等级制度,只是觉得延安朝气蓬勃,抗日胜利之后将赢得政权,于是借此机会表达了自己的远虑:

“我生六十多年,耳闻姑且不论,凡亲眼所见,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律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无一事不用心,无一人不尽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时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也有为了区域一步步扩大了,它的扩大,有的出于自然发展,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强求发展,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律。”


据黄炎培7月5日日记记载,“毛泽东答: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眼光不够犀利,就难免会被谎言所欺骗。比毛泽东小两岁多的傅斯年就不同。早在他担任广州中山大学教授的时候,就已经对共产党充满着不信任。他称共产党“是祖传的流寇,不过以前的流寇但由凶年失政造成,今之共产党乃由凶年失政以外,更加以国民经济之整个崩溃而已”。

清华大学的首任校长罗家伦在回忆文章中提到一件事:当傅斯年与毛泽东漫步到礼堂,看到密密麻麻、各地献给毛泽东的锦旗时,他不无讽刺地说了一句:“堂哉皇哉!”毛有点察觉到,但并没有回应。

对于同行的民盟成员,傅斯年认为他们很没有出息。他毫不留情地批评章伯钧是由第三党去归宗,最无耻的是黄炎培,把毛泽东送给他们的土织毛毯,视为皇帝钦赐的陀罗经被一样,大概是想把这当作护身符,因此傅斯年十分看不起他们。1950年底,傅斯年在台湾突患脑溢血逝世,享年55岁。他没有机会看到中共更多的恶行。

傅斯年(1920年照片)
傅斯年(1920年照片)
后来投靠中共的黄炎培,担任副总理兼轻工业部部长、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直到1965年病故。他死时“文革”虽然没有爆发,之前接连不断的运动,从“镇压反革命”、思想改造、“三反”、“五反”、“胡风反革命集团案”到反右、大跃进、彭德怀被打倒、饥谨遍野……想必感触颇深。

章伯钧,担任交通部长,《光明日报》社社长。反右运动时被认定为中国头号大右派。但仍保留部长级待遇和全国政协常委一职,出入有汽车,跟随有警卫。“文化大革命”开始时,因为他的右派身份,其全家皆遭受持续批斗。1969年5月17日,因胃癌在北京病逝。

如何欺骗美国人?
1943年7月4日,《新华日报》社论文章:《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新华日报》是中共机关报,也是《人民日报》的前身。这篇是毛泽东亲笔撰写的:

社论说,“每年这一天,世界上每个善良而诚实的人都会感到喜悦,自从世界上诞生了这个新的国家之后,民主和科学才在自由的新世界里种下了根基。一百六十七年,每天每夜,从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神手里的火炬的光芒——它使一切受难的人感到温暖,觉得这世界还有希望。”

毛泽东的社论还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 社论最后有一句:“七月四日万岁!”“民主的美国万岁!”

1945年9月,英国路透社记者甘贝尔以书面形式提出12个问题,请在重庆参加国共谈判的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作答。这些问题涉及日本投降后国共双方在政治、军事方面的主要分歧,其中的第十问是“中共对‘自由民主的中国’的概念及界限为何?”


毛泽东这样回答:“ ‘自由民主的中国将是这样一个国家’,它的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是由普遍、平等、无记名的选举所产生,并向选举它的人民负责。它将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它将保证国家的独立、团结、统一及与各民主强国的合作。”

这个回答曾经登上了中国共产党办的《新华日报》的重要位置,标题为《毛泽东同志答路透社记者——中国需要和平建国》,《解放日报》头条转载。

1946年3月4日,在延安,毛泽东偕夫人江青热烈欢迎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毛对马歇尔大灌“迷魂汤”,竟使其确信“中共非苏共”、“中共追求美国之自由民主”。

可悲的是,白天不懂夜晚的黑,西方不知东方的贼,小粉红难明中共的罪。你或许还是觉得不好理解,是吧?

时至今日,美国人除了马歇尔之外,(要知道被愚弄的他,当年以停止美援迫使蒋介石的国军停止追击中共军队,使蒋公的部队最终被赶到台湾。)接下来的尼克松、布什父子俩、克林顿、奥巴马等等,忘记了中共在“朝鲜战争”时期给美国人所造成的伤痛。一厢情愿的以为和平演变、用经济的手段来让中共就范,对其做出一系列的绥靖政策,甚至帮助中共建立防火墙封锁和盘剥中国人民。

时值“百年党庆”,文章的结尾打算用一个实际的案例来点缀一下,因为有一个小粉红的经历比我们说的话要更有力。正因为他不知天高地厚,被伟大的“墙国”封锁的太厉害了,对外面的世界啥也不知道。

北京小粉红的遭遇 引发深思
6月14日,北京一位网名“爱国青年刘思桐”的YouTube播主,前往北京市海淀区甘家口派出所,举报台湾YouTube频道“摄徒日记”的播主八炯搞“台独”,并希望中共公安对八炯进行“跨省抓捕”。

结果派出所警察在得知刘思桐利用翻墙软件登录境外网站后,直接向他开出了三千元人民币的罚单。在上传到YouTube的影片中,刘思桐一度情绪失控,嚎啕大哭,也令许多网友对小粉红的可笑行为忍俊不住。

其实,无论是“韭菜”还是“赵家人”,都不要入戏太深,就对了。

从瑞金到延安,从延安到西柏坡,从西柏坡到北京,伴随着中国共产党的发展,表现出共产党的实质就是这样,表里不一:说一套,做一套;出尔反尔:翻手云,覆手雨。毛泽东,这个当年参加中共一大的长沙共产主义小组代表,挑起无数政治运动、杀害同胞八千万的中共最高党魁以及中共恶党,还有什么可庆祝的呢?


参考资料:

窑洞对(维基百科)

美国独立日 毛泽东颂扬美国民主文章热传(RFI)

黄炎培(维基百科)

章伯钧(维基百科)

傅斯年(维基百科)



责任编辑:净音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16959



阅读次数: 168
已有跟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 2000 - 2021 redwall